禾以沫

我也是醉了,瑶妹在原著中是标准的结婚生子了的,这位和我说瑶妹只是利用而已,而且和亲妹组什么cp,我就呵呵了,瑶妹是和亲妹组cp吗?曦瑶党标准名言“我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这个妻和子是那来的呢?感觉好多道友都不认真读全文就在这撕cp也是好笑,我们尊重原著,大家萌各自的cp表示尊重,但是也请尊重原著。

曦澄果然超般配,蓝大果然就是个腹黑

异变

3.双黑的真正“对峙”(在不开打的情况下你们说谁会赢)

红叶端起茶杯瞥了一眼坐在对面带着微笑乖巧的中也,以及中也旁边一脸满是不耐烦的太宰治,不由在茶杯的隐藏下微微一笑,即使这两个孩子性格不同,或者说不来自同一个世界,可是双黑这微妙的气氛却依旧存在。

“那么中也,你现在找到了我,难道是想用黑手党的力量找到传送你的人吗?”红叶放下茶杯道。

“不,大姐,他们既然传送了我,那么不管怎么说都是敌在暗我在明,而之前那条青花鱼也碰过我了,那便是不能直接解除,但有一点还未确认,就是这个“敌人”究竟是在我的那个世界里还是在这个世界里,从而他的目的也无法得知,这也是最棘手的,而且两边的黑手党都各走丢了一名“干部”那空出来的位子可能会让他们有可乘之机。”中也一边优雅的喝着茶一边道。

“所以,中也,你现在想怎么做呢?”红叶托着腮瞥了一眼像看鬼一般的太宰道。

“我想填补上曾经中也的位子上,这样的话黑手党换句话说依旧没有漏洞。”中也放下杯子道。

“哦~,那么太宰,你有什么意见呢?”红叶看着没有说一句话的太宰治道。

“我没什么意见。”太宰头转向一边不屑道。这个中也把他之前的思绪都说出来了,那他还有什么好说的,只是让他发现了一点,就是这个中原中也要比之前那条笨蛞蝓,看问题更毒,并且快速的想好自己的立场和下一步的计划。太宰治看着中原中也的侧脸想道,这个中也和那个漆黑的小矮人怎么差了那么多,那边的自己又会是扮演着什么角色呢?就在此时太宰治突然灵光一闪,在这个世界里还有一个人可以请教啊。不由露出了和(gao)善(shi)的笑容。

“我知道有一个人估计能弄懂中也你身上发生的事情。”

“青花鱼,你直接说吧,对我拐弯抹角的是不是又皮痒了?”中也不屑道。

“中也真是暴力啊,现在的你没有我绝对找不到这个人。”太宰治笑道。

“哦!那我不回去不就好了,这边的世界和那边的差不多,不过比那边好一些就是不会每天都被某人吵着一起殉情,而且还不用在黑手党里和某人见面,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相信,首领和红叶姐也不会介意。而且,太宰,你一定会亲自带我去找你所说的那个人,并且帮我得到他所知道的一切。”中也笑着看着太宰道。

“你何来的自信……”太宰像是想到了什么顿时收起了笑容。她是在预言吗?在做他曾经老是对那条蛞蝓的做的事?他知道这个世上哪有预言这种东西,不过是一个人使的阴谋诡计的最后目的罢了,但是….太宰猛的睁大了眼睛,他发现了,这个女人从一开始就给他下了一个套。在她发现自己中异能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想的第一个方案就是让自己对她感兴趣,并带她来找她最为信任红叶大姐,因为有自己和她身上的异能在,她不怕红叶会不相信她,那么得到了红叶的信任,在根据红叶与森欧外的关系,她就有能重回黑手党任职干部,就算不能任职干部,凭着她的本事和异能,在黑手党也能让森鸥外重视,而对她来说敌人是在这边的世界还是在那边的世界都影响不大,毕竟如果敌人真是对她来的话,她便能隐入黑手党,有着黑手党的庇护,她不怕对方不露出破绽,如若对方在另外一个世界,那么就算她着急已是无用。那么她就想着如何让自己在这边的世界待下去,并不引起所谓“敌人”的注意。这个女人….太宰认真的眯着眼重新审视了一边坐在自己身边的女人。

红叶听着他们的话,看着他们的神情,也是微微一愣,对于中原中也和太宰治两人的组合,红叶姐看的多的便是两个孩子所谓的“嬉笑打闹”。双方都并未真正的动过真格,只是她如今看到的景象,当真可谓是两个狡猾的狐狸在各自想抓住对方的尾巴。不由摸了摸头,看着如此狡猾的中也,她的脑海中只浮现了太宰容貌,也不知那边的自己是怎么教育的,还是说,那边的太宰因为没有离开黑手党而不小心把中也带坏了?还不等红叶细想,中也就又开了口。

“敌人现在还不清楚是不是针对我的尚且不知,但,他们的真正目标到底是不是针对中原中也这个人就不清楚了?”中也轻笑道,她口中的中原中也在坐之人都清楚是那位。

“比起那个傻蛞蝓,我发现我更讨厌你。”太宰沉声说道。

“哦!是吗?我觉得我还蛮喜欢你的。”中也甜甜的笑道。

而只有太宰终于知道了中原中也为什么老是说讨厌他的伪善了,眼前这个人还真是伪善到令他作呕,还有她说的也有一半是对的,如果只是针对中原中也又为什么要让他们互换,那如果不是针对中原中也,那他们要这么做的真正目的又会是什么?太宰想到这里不由从心底叹了一口气。

----------------------------------------分界线---------------------------------

这次谁胜谁负大家想必都知道了吧,也应该知道宰要带中也去见谁了吧。

下一节《来自名侦探的推理》

宰的情敌要上线了,护犊宰也即将上线,大家敬请期待。

更新太慢,希望大家别建议,毕竟三次元太忙。


异变

  2. 异世界的中原中也
“喂,死青鲭,还不起来?躺在这里是想要碰瓷吗?”眼前的漂亮小姐舔着冰淇淋看着躺在地上不起来的太宰治道。这种熟悉的称呼以及这欠揍的语气都无一不在提醒着太宰治眼前这位小姐是他的原搭档中原中也,可是,在性别上却发生了质一般的变化。

“你是?中也?”太宰治第一次不确定道。

“除了我还能是谁?话说现在这是那?快带我回黑手党,我走的快累死了都。”中也一边说一边揉揉自己的腿。

“这位美丽的小姐,虽然我是太宰治,但是您可和我说认识的那位中原中也很不一样,毕竟,他是位男性。”太宰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道。

“你说什么?”中也面露惊讶,太宰下一秒就被人拉住领结。“你说你认识的中原中也是个男的?”从她说话的结果太宰领悟到这个中原中也可能来自另外一个世界,但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个世界的中原中也又去那了呢?这一切都是问号,想要弄清楚可能需要侦探社那个名侦探了。太宰正想着要中也和他一起回侦探社时。他的领结被放开了。

“喂,太宰,带我去找这个世界的红叶大姐吧!”中也撇他一眼道。

“……….”等等,小矮子,你的智商犯规了吧,难道真的是长高了人也变聪明了?不,她只是穿着高跟鞋而已,并没有长高。

“看你的样子似乎很惊讶,我总结出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难道很难吗?难道是这个世界的我太笨了?啧,你要是想弄清楚我身上的一些事情,就先带我去见红叶大姐,我见到红叶大姐后自然会和你细说的。”中也一副看着智-障的眼神看着太宰,这让太宰似乎看到了曾经逗弄中也的自己一般。中也看见太宰没有回复她,不由勾唇一笑。

“难道太宰,你不想知道另一个世界的你是怎样的吗?又或者是织田作之助和坂口安吾?”

中也的话成功将太宰的思绪牵了回来。刚和这个中原中也接触了一下,大约知道她的职务以及和自己大部分的情况,但是她身为一个异世界的人,却可以说出织田作的名字,这就有点问题了。身为女性的中原中也扶着唇笑着,让太宰觉得她可能是个小恶魔。太宰从未想过自己会有落下风的一天,可能会有,但是也绝不应该是在中原中也的面前,然而之后的他发现自己想不到的事情还很多。

虽然太宰治已经离开了黑手党,但是怎么联系红叶大姐也很简单。红叶大姐看见自家已经几乎完全变样的孩子,当时就愣住了。

“红叶姐。”中也一见到红叶大姐就像是在外面收到别人欺负一般的女孩子,苦着个嘴想要投入红叶的怀抱。但是,红叶也不是那种只是长得像就当成自家小孩一样的给你抱,当即抽出伞里的刀抵在中也的眉间。

“太宰,这是怎么回事?”红叶斜眼冷冷的看向这两人。中也瞬间就看出端详,使用异能将自己飘在空中,证明自己。

“中也?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太宰没有帮你复原吗?”红叶看见中也使出异能后将刀收了回去问道。

“红叶姐,不好意思,吓到你了,我要重申一下,我可能不是你所认识的中原中也,我来自异世界。”中也简单的和红叶解释。三人进屋后开始细谈。

其实实际情况和太宰猜的没错。

中原中也

22岁

港口黑手党五大干部。

异能:污浊了的忧伤之中

什么都没有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异世界的太宰治和这个世界的太宰不一样,那边的太宰治现在仍为五大干部,没有叛逃,他的好友织田作之助也还活着,并脱离了黑手党,坂口安吾身为特工异能科的间谍被捉。森鸥外拿着这件事用双黑威胁了种田长官得到了开业许可证。

“不对啊!那你们的世界难道就没有一个MIMIC的组织吗?”太宰问道。

“有啊,那是在查出坂口安吾是间谍之后,我干掉了它们这才升上了五大干部的,身为黑手党最年轻的女性干部。”中也缓缓喝口茶道。

“那你和那个太宰之间?”红叶看见自家的小子变成了自己闺女,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只是她的身边有个搞事的太宰治,相信另一个世界的自己也不会就这样放任自己的闺女吧。

“大姐放心,虽然他每次喜欢拉着我去各种殉情,但是我听大姐的话,青花鱼不听话揍一顿就好,不行就揍两顿。”中也用和对太宰说话不一样的口气,甜甜的回复红叶。

太宰扶额忍不住想,自己是那只眼瞎要和中也去殉情,是游戏不好玩?还是河里的水不够凉?是横滨的楼不够高?还是横滨的小姐姐不够多,虽然她现在长的确实不错,但绝对是个小恶魔。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从异世界来的中原中也,太宰治本能的有些不喜欢她。

(宰啊,有时候说出去的话小心被打脸哦。)

异变

1. 不一样的“双黑”。
这天阳光明媚,太宰漫不经心的游走在横滨的街道上,嘴里哼着歌,四处寻找着可以殉情的小姐姐们,突然,一抹熟悉的黑色从他面前一闪而过,他立即停止前进看向巷口冰淇淋店前的那抹熟悉的身影,在找他的麻烦和寻找小姐姐殉情中犹豫了一秒后走向那抹黑色,怎么,小矮子长高了?看样子都快175了都,还是垫了增高垫?要是真如此就可以好好嘲笑这个小矮子一番了。在快要接近时从自己的右侧方传来一股强风,太宰本能的后退贴在墙上,可是他的脖子去刚好卡在一只高跟鞋的空当处,此人能精确的锁住太宰的脖子却没有碰到他的肌肤,可是太宰瞪大眼睛看向这个锁住他的人,细长的双腿,漆黑的帽子,宽大的黑色大衣,以及那熟悉的黑色三件套,唯一有疑问的便是在记忆中平坦的胸膛现在波涛汹涌,垂下的一小撮头发现在变成一大束,原本漂亮的脸蛋因为化妆的关系变得更加精致。
“是你啊!太宰。”这位长得和中也一样的女人和他打了声招呼,放下了腿继续舔着手中刚买的冰淇淋。太宰这才反应过来,如果这一切都是假的,那声音照不了假,她的声音就是那个矮子的声音,不过要比那个矮子难听的鸭子声多出了很多女孩子该有的细柔。以及那15厘米的高跟鞋。
“中也?中也这是遇上异能了?”太宰缓缓问道。
“恩……算是吧!”她歪了歪头想了一下回答道。
“我就说嘛,**蛞蝓,不过我也是第一次听说有人的异能是能把人变成女孩子。话说中也从来不吃甜的,现在这么会干出舔着冰淇淋这么**的行为。”太宰恢复了之前的嬉皮笑脸道。
“哈?你说谁?”她皱眉怀疑道。
“还有谁?当然说的就是你这只傻蛞蝓呀。”太宰笑着把手狠狠的压在她的帽子上揉了揉。可他的双腿间却突然传来一阵剧痛。
“死-青鲭,我看你是今天投河把脑子弄进水了吧,老-子一样都是这样,你又不是第一天见老-子。”令太宰熟悉的叫骂声传了过来,用他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他连续两次没有闪过中也的攻击,这种事应该是不可能会发生的才对,他忍着疼抬头看向中也,他很确信如果是异能那他绝对已经解除,可是现在的中也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那么就不是异能所为,眼前这个和他所认识的中原中也一模一样的女性到底是谁呢?
而此时在“中原中也”和太宰治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有一个人在大楼上用望远镜正看着这一幕,并露出了渗人的笑容。

---------------------------------------------------------------------------------------------我是个起名废,求勿喷